挖矿的矿工都赚疯了!!揭秘川西地区疯狂的比特币超级矿山!

挖矿的矿工都赚疯了!!揭秘川西地区疯狂的比特币超级矿山!

移动互联网观察

文/简小编

这儿没有满天尘土的公路,没有劳斯莱斯悍马路虎车队,没有嚣张跋扈的煤老板,甚至没有KTV夜总会;

一个奇特的矿场带大家参观下;

国内的,国际的带有神秘色彩的采矿场;

有人说他是高科技酷工业,有人说是击鼓传花旁氏圈套;

开开眼界也不错。。。。

四川比特币矿场

据外媒音讯,四川省现已变成全球比特币挖矿资本最聚集的本地。

四川这块风水宝地早就吸引了国外资本的重视,上一年澳洲本地媒体就报道过3个澳籍小哥来四川康定,扎根大山深处“挖矿”的新闻。

而他们不远万里来我国搞“西部大开发”的要素也很简单:

澳国小哥来挖矿

“咱们需求耗费电力来出产比特币呀!”

对于比特币挖矿行业来说,成本包含了比特币矿机、电费以及人工,而在这三者中间,电费有十分大的变量空间。

现在不断增加的人挑选四川作为比特币挖矿的首选地。这儿不只有十分廉价的电力,还有低密度的人员和寒冷的气候,对处理矿机噪音和散热问题有先天优势。

出于节约铺设线路本钱以及用电便利性方面的考虑,比特币“矿场”大多直接建在水电站内部。

矿机机房

除马边彝族自治县外,更多的比特币“矿场”设在大渡河旁的另一座小城——康定。听说全球最大比特币矿机出产商,只在全球两个城市设立维修中心,康定即是其中之一。

以康定情歌出名的康定,水电资本也十分丰厚

比特币行业的“宝二爷”最早提出概念——

四川等地的水电资本十分丰厚,在丰水期时电力用不完,白花花的银子变成水流走。为何不运用这一点,把白白流走的银子变成比特币?

几年间,一些小型水电站,甚至包含电力公司,他们提供电力,矿工们提供设备和技术,构成双赢协作。

还有一些能源公司爽性直接购买矿机,自个开采比特币。

矿场,在许多人的回忆中,原型是煤矿,与大地打交道,发掘几百米深的矿井,带着瓦斯灯疲倦的矿工,不断飞扬的尘土,不断发掘黑煤,矿工上下也是黑的,除了牙齿。传输带上源源不断带出煤,然后大卡车在一旁等待着。

眼前的比特币矿场则不是这姿态,矿场坐落大渡河某一水电站内。矿场主体由四个蓝色长厢大棚组成,类似电脑机房。每一个大棚里边存放7000台比特币矿机,总共接近30000台矿机。比较上一年,这批矿机都顺畅进行了更新换代,现在其中具有10000台S7矿机,8000台A6矿机,这两种矿机都分别由全球最大的两家矿机商出产。

带上安全手套,刷卡进门,扑面而来的是一股小热浪,几千台矿机24小时不间断的作业作业,电能转化成热能,所以厂房建造了风冷体系和水冷体系,棚室内部部署着两台无穷的电扇,把热气流吹向水冷墙,后者为一面巨大的铁丝帘,冷水从上往下活动,每一个铁丝帘洞都挂着水珠,电扇把热气流吹向铁帘,加快水珠的蒸腾,从而带走室内的热量,使得室内的温度保持在38度以下。

比较煤矿,比特币矿场无烟低碳绿色环保,不必质检,没有残品,不必售后服务,没有三角债,现款现货,不喝水不费油,给点电就行。在古老的江河流域,正维护着最前沿的区块链文明的运转,所以说这是最酷的生意。

矿场挑选在大渡河,必然是由于这儿的水电廉价而丰沛。作为国内最闻名的比特币钱包商HaoBTC,旗下的自营矿场也一样闻名,全球比特币社区Bitcointalk上曾有Eric mu的三个月矿场日子的连载,引得超过10万海外比特币玩家的重视。国际每挖出1000枚比特币,都有50枚产自这儿。

作为掌管全球5%比特币算力的孙小小,对于矿场的本钱有着最深入的思考。矿机本钱,在专业化规划化部署的情况下,这儿的矿场对矿机商有较大的议价权。电力本钱,这儿几乎是大规划正规用电的极佳之地,以直接承包水电站的方式,取得最廉价的电力。

无奈:如养蜂人般迁徙

由于枯水期的存在,运营这些依托水电站的比特币“矿场”,还要经历一个重要环节——迁徙。

在多雨夏日时,许多比特币“矿场”的用电量尚缺乏水电站发电量的十分之一。但冬季进入枯水期后,电力又变得不够用了。一些“矿场”主便需求把矿机运到新疆、内蒙等地,像养蜂人般无奈地迁徙。

危险通常发生在返程途中。大渡河的丰水期是5月到10月,夏日将至,“矿场”运营者们需求将矿机从内蒙古等地迁回四川。路途中通常会遭遇暴雨,再加上山势陡峭、路面泥泞,负责押解的司机和“矿工”时常会遇到滑坡、泥石流等自然灾害。

一位在康定具有比特币“矿场”的运营者向记者道出了这种迁徙背面的缘由,枯水期电费有时分是丰水期的一倍。

大渡河边的挖矿厂

记者了解到,业内规划较大的“好比特币”公司在康定具有近5万台矿机,前几年冬季都会将矿机搬到内蒙古、新疆。与之比较,矿机铺排相对分散的天嘉网络,由于水电站的发电量能够满足其需求,常常不需求当“养蜂人”。

在水电站呆久了,雷科这么的“矿工”逐步也和周边居民打成一片。一朝一夕,一些邻近居民也开端重视起比特币来。在马边彝族自治县,记者碰到的一位本地人就表明,接触到比特币后,他自个也在家里设置了一个矿机,“天天能有将近20块钱的收益。”

要玩转比特币,需求随时了解最前沿的金融资讯,包含央行监管方针、区块链技术、核算机知识、甚至编程技术……在看望过程中,记者碰到的几位马边彝族自治县本地居民,对央行最新的监管方针竟然十分熟悉。由于央行的监管情绪对币价有直接影响,这也是近来每一个比特币从业者都在重视的热点。

到了夜间,大部分人沉沉睡去。夜幕笼罩下的马边河依旧奔腾,芭蕉溪“矿场”里,不一样类型的矿机仍在奋力作业,在另一个虚拟的国际里不停地进行“哈希”核算。像雷科一样的“矿工”仍要守时起床巡逻,机房里绿油油的光,在黑暗中闪耀跳跃。

比特币大矿场;天天能挖60万元 每小时耗电4万度

在我进康定后的一段大渡河上,就布满十几家水电站,在比特币矿场未曾进驻之前,这儿的电力供应远远大于需求,所以国家电网不得不计划分配,许多水电站一星期只能发电两天,休息五天。比特币矿场纷繁进驻今后,均以承包水电站的方式,让这儿的发电变成7*24的状况。孙纯宇上一份作业是在深圳某矿机商,他颇有体会地说,深圳的制造本钱降低矿机制造本钱,四川的水电本钱降低矿场的运营本钱,这是现在全球70%算力在我国的要素。

厂房里热浪滚滚,穿短袖的工人正在查看矿机作业

康定这座小城,比特币挖矿变成拉动经济的新工业,传闻这座城的快递员,拿起包装就知道是哪一类型的矿机。许多藏族的青年,遍及大大小小的矿场,变成新时代的矿工。大渡河发生充裕的电,变成经济发展的母亲河。全球最大的矿机商,维修点只有两个城市,康定是其中的一座。

2015年全国装机容量32000万千瓦,全部比特币体系60万千瓦。“比特币体系耗费的电,实际上只需求四川一座中等水电站就足以,并非人们想象中那么耗费能源,在现在阶段,比特币耗费的能源,都是我国的弃水弃电,是激活了经济,并不是无聊的耗费。”

不过,廉价的水电也有局限性,枯水期通常电力缺乏。一些矿场不得不迁徙到依托火力发电的内蒙,那里也聚集了很多的比特币矿场。

按照中本聪的算法,比特币每隔4年会发生一次产量减半。与之相应,“矿场”挖出的币也将大幅削减。近来一次产量减半发生在2016年7月,下一次减半将发生在2020年左右。由于减半时刻能够预测,“矿场”都会提早做好相应的准备。

眼下,四川正进入丰水期,水电充裕。对于比特币矿工们说,这是一个可贵的时机,毕竟运营比特币矿场最关键的要素即是有足够的电力。这些矿场大多“逐电而居”,一些矿场运用西南丰厚而廉价的水电挖矿。冬季枯水期电价上涨时,公司会将矿机迁往火电丰厚的西北地区,来年丰水期再回到西南。

水电站深受矿场青睐

“全部西南地区水电充足,并且丰水期的电费只有枯水期的一半。”一位行业人士谈道:“难以想象任何矿场会在这个时刻点上挑选搬迁。”

2017年4月底,芭蕉溪矿场却“人去厂空”。记者在现场看到,几个机房大门紧锁,留下的只有几个集装板房和空置的电线,全部水电站内现已见不到一台比特币矿机。

“4月25号下午2点过搬走的,损失好大哦!”留守的水电站负责人苏某对记者谈道,之前,由本地一位副县长带队,有关部门曾来查看过,矿场其时现已处于停产状况。据了解,这次搬走的除了芭蕉溪这一家外,还有另几家比特币矿场。

比特币矿场是用电大户,对于矿工们的离开,水电站的运营者们显然会绝望——矿场在的时分,一个月能耗费400至500万度的弃水电量,“每个月要给水电站缴100多万元电费,一年下来即是1200多万元。”该数据未得到确凿证明,但由于矿场封闭搬迁,水电站显然会失掉一笔收入。

“要是不用,也就变成水流走了。”苏某对记者表明,矿场没了今后,充裕水电需求另找销路。在四川丰水期时,发电企业都希望有人来用电,而他们(比特币矿场)是24小时用电,时刻恒定,波动又小,因而仍是受欢迎的用电对象。

矿场搬走不到半个月,没了噪音,苏某反而不习惯了,“常常在这值班,有一次睡觉半夜醒了今后,发现怎么没声响了,结果才反应过来是在自个家里。”他笑着说。

内蒙古比特币矿场

内蒙古鄂尔多斯某比特币矿场,全球最大的比特币矿场之一,年上缴电费达1亿人民币。

航拍下的内蒙古毅航云核算矿场

这个矿点包含了四个大型库房,每个都是白蓝相间的屋顶装饰。每个库房测得长约150米,宽约20米,大约占地3000平米(32000平方英尺),除了这四个矿点库房,还有一个在建的钢架修建快要完成,工人们正在忙碌着做最后的建造作业,而四个库房中,有2个正在建造中,还有另外两个等待开工,有人通知记者不要上传这部分的相片。

矿场运营者通知记者说,每个库房需求花15天的时间来建造,然后又要花掉10天的时间部署矿机。

这个矿场的电力耗费量是惊人的,看看用来运转全部矿场的电缆长什么样吧,直接把记者给吓尿了,矿场运营者通知记者说他们最少运用了15根这么粗的电缆。

这儿还设有了几个辅助修建物,首要是为了安置这些巨大的变压器。

全部矿场的算力达到了惊人的数P(petahashes),可能占全部比特币网络5%的算力,吓尿!

他们用平板电脑来监视算力,以保证一切正常。

夜间的矿场图像:生化危机的感觉。。。。

地上堆满了矿机包装盒,看图说话:

冷却体系好像很有效,库房内的温度大约只有25摄氏度。

他们运用一种蒸腾冷却体系来给矿机们降暑,这是一种运用自然环境空气中的干球温度与露点温度差,通过水与空气之间的热湿交换来获取冷量的一种环保高效且经济的冷却方式。

你造么,这儿光是电费的开销每个月就要超过100万美元,这是什么概念!

这儿部署了许多不一样类型的比特币矿机。

东北比特币矿场

近日,比特币资讯网站The Coinsman的记者来到了我国的东北调查本地的比特币发掘作业。从机场降落今后,向导开车带记者走了将近一个小时才来到目的地。而在现场目击的一切,都令记者目瞪口呆。

这儿给大家的第一印象即是过于喧嚷,记者一走出汽车就听见了犹如愤恨的大黄蜂扇动翅膀的声响,这种声响由远及近。

尽管具有空调和制冷设备,但室内的温度仍是达到了40度

当记者逐步接近一座修建物的时候,卷风机构成的强风几乎让人无法前行。而在这些卷风机的背后,则是不可计数的挖矿机器。

这儿具有高达2500台矿机

无法使用的硬件被堆积到了一起,随处可见

在这儿,1000W的PC电源一个月就受不了需要替换。一张高性能显卡一个月就会烤出黄斑。

如此规划的“矿业”十分耗电,每个月这儿的电费就达到了40万人民币。

职工不忙碌的时分,能够用电脑看电影、打游戏。

这儿雇佣了3个工人,负责监督机器的正常作业。车间里充满着很多的数据线。

看了带有乡土气息的国内土豪矿老板,来看看境外高大上的采矿场怎么。

按照5S标准来的瑞典的巨无霸矿场,令人望而生畏。

瑞典电费比国内低,1瑞典克朗=0.8991人民币

折合人民币大约是2毛7一度电,国内矿场电价一般在6毛。

张狂的比特币

从2009年比特币诞生之初至今,比特币报价在质疑声中创下了300万倍涨幅,大有与“黄金”抢夺避险之王地位的架势。从开始1美元能够买到1300多枚比特币,到2013年12月4日比特币报价达到了1147美元的前史高位,第一次超过国际金价。

今年4月26日,比特币报价为1282.97美元,而一盎司黄金只有1264美元,比特币再次碾压黄金。 5月22日,比特币的报价涨至2151.28美元,黄金当日报价则为1260美元,此后比特币再接再厉,6月12日,比特币首次突破3000美元大关,达到了3012.05美元,创历史新高。

据相关计算,过去1年间比特币涨幅高达267%;过去2年间涨幅为740%;过去4年间涨幅则为113.3倍!

比特币报价的爆炸式增长,也是坚决了“矿工们”的决心。现在,“矿工”为了挖比特币等虚拟货币,把显卡市场买了个遍,AMD彻底断货,NVIDIA也库存紧急,两家厂商甚至为矿工打造挖矿专用显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