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世界边缘挖比特币!

在一望无际的凯夫拉维克平原,几千台挖矿机正在昼夜运转,争夺所剩无几的财富


2017年堪称“比特币投资元年”。这枚由一连串代码组成的数字货币经历了如火箭加速般的疯狂上涨,价格一度接近不可思议的2万美元,涨幅高达1700%,令北京房价也黯然失色。2018年伊始,比特币又迎来了巨幅震荡,价格回落至1万美元,近乎腰斩。

心情如过山车起落的投资客们,或许会怀念刚刚跨入2017年的那个冬天,彼时一枚比特币的价格不过刚刚超过1千美元。

许多人也许依然没弄清楚比特币或区块链的真实含义,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将其视为通往财务自由的道路,接近90度攀升的红线即真理。在隔海相望的韩国,比特币的交易量甚至超过了股票市场,住在江南区的韩国大妈也纷纷加入“炒币大军”。

这股围绕着数字货币的“淘金热”正在席卷全球,连似遗世独立的冰岛也未能免俗。在一望无际的凯夫拉维克平原,几千台挖矿机正在昼夜运转,争夺所剩无几的“财富”。

clip_image002

冰岛平原上日夜运转的“矿厂”。

过不了多久,个体矿工就会被淘汰。

当Helgi Helgason第一次听说“比特币采矿”时,他以为工人们会把袋子接在机器下方,等着它吐出比特币。现在他正在冰岛一间比特币工厂负责看管机器,“对我来说,这依然是一项很奇怪的生意。”

在当地居民眼中尚且陌生的比特币产业,在冰岛已渐成气候。全球最大的比特币公司Bitmain已在冰岛开设分部,并有望扩大业务。排名前三的比特币公司Bitfury,也将操作中心安在了冰岛。

clip_image004

Bitmain曾在内蒙古拥有世界最大的比特币工厂,随着中国政府明确叫停比特币交易,他们不得不转战国外。

clip_image006

目前全球的比特币开采市场已初具雏形,规模最大的前三名公司分别为两家中国公司,Bitmain和DiscusFish,以及Bitfury,他们掌握着全球90%以上的比特币财富。

2009年,日本天才程序员中本聪发表了名为《比特币:一种点对点式的电子现金系统》的文章,比特币正式诞生。中本聪规定全球只发行2100万枚比特币,并设计了奖励规则。 整个过程类似于猜保险箱密码,最先猜对密码的矿工便能获取相对应的比特币。这一通过计算机破解密码,拿到比特币的行为,被形象地比作挖矿

比特币问世之初,随便一台家用电脑便能开挖,轻轻松松便能拥有十多个比特币。根据中本聪制定的规则,比特币产量每四年减半。时至2018年,比特币开采难度已非昔日可比。超过一半的比特币已经面世,挖掘难度每一秒都在递增,与之相对应的,是日渐增多的进场玩家。

有人比喻,这是一项与时间赛跑的游戏。

clip_image008

位于冰岛的比特币公司Genesis内,一名员工正在给矿机贴二维码。

计算机算力越大,猜中密码的概率则越高,这意味着,拥有最精尖设备的玩家才能坚持到最后。

为此,比特币工厂购置了专为“挖矿”定制的计算机及特制芯片,其算力是超级计算机的好几千倍。一旦“挖矿”停止或特币价格崩盘,这些机器将沦为一堆废铜烂铁。

clip_image010

Bitfury工厂昼夜运转的“挖矿机”。

除了设备,最重要的是电力成本。此前因扶持高新产业而在电费上大开绿灯的内蒙古,无疑是众多比特币公司心目中的完美矿场。而随着中国政府的绿灯转红,骤然增加的电力成本,使野心勃勃的投资者又将目光投向了北欧。

“过不了多久,个体矿工被会淘汰”,BitMine的发言人说道,“挖矿工厂会增加,它们都将搬去冰岛。”

冰岛拥有最完美的开采条件

穿越凯夫拉维克广阔的熔岩平原,经过一道强化门,一栋毫不起眼的黄色建筑便会映入眼帘。再通过五个由防弹玻璃建成的安检口,就能进入当地一家比特币工厂的操作中心。

clip_image012

一家位于冰岛凯夫拉维克的比特币工厂入口处写着“未经许可,不得进入”。

clip_image014

工厂内景。

与冰岛静寂的调性大相庭径的,是厂房里正嗡嗡作响的上百台挖矿机,以及地板上的通风口持续不断地喷出冷气。“这些计算机其实就是印钞机,我们绝不能让别人得到它们”,比特币工厂Cloud Hashing的创始人Emmanuel Abiodun说道。

clip_image016

Bitmain公司的矿机。

冰岛廉价的地热资源,寒冷的气候和稳定的网络连接,均完美地符合了所有开采比特币的条件。

首先,冰岛拥有100%可再生的地热能源,透过地热发电能产生的大量廉价电能,大幅降低了计算机的运作成本。尽管如此,比特币工厂的能源消耗量依然惊人。Genesis公司的CEO表示,他们可能是冰岛最大的能源消耗者。

clip_image018

冰岛的地热钻孔房。Lydur Skulason

此外,寒冷的气候还是矿机的“天然冷却剂”。矿机在昼夜运作时产生大量热量。为了防止机身过热,机器报废,冰冷的极地空气被源源不断地输送进房间,这又为商人们省去了冷却系统的开支。

clip_image020

粒子滤波器(右)将滤去灰尘的冰岛空气输入房间,以冷却滚烫的矿机(左)。

最重要的是,冰岛政府对待比特币的态度更加宽松。尽管冰岛明令禁止在本国进行比特币交易,但并没有阻止它成为挖矿中心。甚至于,比特币工厂提供的税收及就业机会,在某种程度上缓解了当地的经济困境。

clip_image022

Genesis公司外景 。

“冰岛拥有最完美的比特币开采条件,但这绝不是一个舒适的工作场所”,Genesis的一名员工描述道,“工作间里的机器24小时不间断地发出巨大噪音,就像在机场听着飞机发动机的轰鸣。”

clip_image024

性能与噪音同样强大的矿机。

在工作间呆上一段时间,便能获得“冰火两重天”的独特体验。矿机产生的热量使热通道内的温度高达4、50摄氏度,仿佛身处炼狱;而通风口源源不断输入的极地空气,又使整个房间冷如冰窖,“不带手套,甚至连鼠标也无法点击。”

clip_image026

Genesis公司内景,上千台矿机正在同时运转。

抛弃体面的工作环境,这些“拓荒者们”似乎正孤注一掷地将精力和金钱投入到这项风险系数极高的产业里。Emmanuel Abiodun便是其中之一,他是比特币工厂Cloud Hashing的创始人,工厂建在了冰岛。

Abiodun早年是伦敦汇丰银行的程序员,收入优渥。2010年第一次听说比特币,Abiodun认为这纯粹是一场骗局。到了2013年,比特币价格一路水涨船高,Abiodun心动了,他开始通过家用电脑挖掘比特币,甚至差点被怀孕的妻子赶出家门——电脑发出的噪音和热量令妻子无法正常休息。

Abiodun很快从挖矿中赚到了第一桶金,他的朋友也参与进来。Abiodun用这笔钱买了专业矿机,在堪萨斯城创立了自己的数据中心。每日的收益将会自动划至客户们的云端账户中,公司则保留约20%的利润。

clip_image028

隐藏在深山中的比特币工厂。

Abiodun对比特币的前景信心十足。他坚信,比特币会变成一种崭新的、便利的全球性流通货币,而非仅仅是投机商品。

我吃着牛排,就获得了900%的回报

2017年底,这种乐观情绪在币圈内不断蔓延。就在去年12月,当比特币涨势喜人突破万元大关时,Twitter上的狂欢段子揭露了投资者内心的小小一隅 ——

“你,一名华尔街交易员,埋头苦读金融理论,每周工作100小时,没时间陪家人,还沾沾自喜今年得到了10%的回报;我,一个比特币玩家,读点书,灌灌水,吃着牛排,就获得了900%的回报。”

即便是随之而来的腰斩,也未能打破投资者的厚望。

与比特币玩家们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各国金融监管机构紧绷的神经。中国、俄罗斯和韩国已重拳出击,严格监防这种数字货币出现任何苗头。也有一些例外,如日本和波兰,则选择观望甚至鼓励。日本最大金融集团、世界上第二大银行持股公司及日本第二大上市公司——三菱日联已宣布将发行自己的加密货币以及相关的交易所。

clip_image030

2018年1月6日,日本东京一商店贴出海报,宣布可以使用比特币交易。

从中国四川、内蒙古、格鲁吉亚到芬兰,比特币工厂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属于冰岛的舞台才刚刚揭开帷幕。

clip_image032

命运的轮盘已经转动,这场数字信息时代开启的巨大赌局,谁也无法预知未来的走向。无论是否真的拥有一枚比特币,都不妨了解一下其背后的技术革新。或许这才是技术爆炸时代,最好的生存方式。

关于 “在世界边缘挖比特币!” 的 1 个意见

发表评论